产品展示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爱优腾十年烧光1000多亿,汪海林:用十年消灭了

发布日期:2022-01-05 12:05 来源:未知 点击:

【文/观察者网 李丽】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十年烧光1000亿,却看不到盈利,这是为何?知名编剧@汪海林 在微博上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十年的时光,没有实现产业升级。1000亿,没有产生优秀的作品。反倒是消灭了观众,培养出一代脑残,关键是还赔钱”。

微博@电商报 12月13日发布微博:“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十年间已烧光1000多亿元,仍陷亏损困境,盈利较难。其中,爱奇艺2021年前三季度净亏损44亿元,近日还被曝大规模裁员。”引发网友热议,花了那么多钱,优秀的作品倒没感觉多多少。

在一众评论中,知名编剧@汪海林 直言,这几家在线视频平台“拍了些甜宠、耽美、穿越、古偶的文化垃圾”。他一针见血地指出,平台花了十年的时光,没有实现产业升级。1000亿,没有产生优秀的作品。反倒是“消灭了观众,培养出一代脑残,关键是还赔钱”。网友纷纷给他的评论点赞。

虽然视频平台疯狂砸钱但近年来,国内的影视剧和综艺作品在质量上堪忧,特别是影视剧注水太过严重,本来10集就能够拍完的剧,硬是给拍成了二三十集,剧情拖沓、演员演技堪忧,作品的投入都集中在了流量小鲜肉的天价片酬上,令观众难以喜欢。不久前,“国产剧水平倒退了吗”的话题上了微博热搜,总阅读量目前达到3.5亿。

国产剧水平倒退了吗?

网友等来了一个吐槽国产剧的机会,相当多的网友认为像《甄嬛传》、《琅琊榜》、《人民的名义》、《庆余年》、《大江大河》、《山海情》、《觉醒年代》等好剧还是太少了,太多剧都充斥着滤镜、流量、偶像、资本,拍得稀碎,而重灾区毫无疑问就是青春偶像剧。

为了迎合年轻人的消费市场,早前红火偶像剧如今变成了“甜宠剧”,影视行业也随之开启了井喷式批量生产模式。值得注意的是,部分甜宠剧中“霸道总裁”的人设宣扬男性对女性的保护与拯救,有些剧中“奢侈消费”的观念则是在宣扬金钱至上、物化女性等不值得提倡思想。但好在观众对多年来的老套甜宠情节已经腻了。

艺恩数据8月24日发布的报告显示,甜宠剧的播出数量由2018年的38部大幅提升至2020年的95部,今年预计总播出量仍在90部以上。但以优酷宠爱剧场为例,虽然今年5月20日平台一口气拿出了包含30部新甜宠剧的片单,但豆瓣评分大多比较惨淡,例如《一见倾心》评分只有4.6;爱奇艺恋恋剧场今年推出了《一生一世》、《月光变奏曲》等7部甜宠剧,豆瓣评分4.3到7.6不等。大多数的甜宠剧都是悄悄播完,悄悄下线,并没有掀起大的声浪,这说明很多年轻人已从剧中不切实际的情节中抽离出来。

此外,由于综艺节目的强大”吸金“能力,各大视频平台上线的综艺节目也越来越多,可参差不齐的节目质量和价值导向也成了诟病之一。例如此前,综艺节目《青春有你3》的粉丝为了给爱豆投票“出现的倒牛奶事件”。青少年选择这种不正确的方式追星,这档综艺也不得不停播。

近年来,”爱优腾“等视频平台可谓在影视、综艺等方面疯狂砸钱,遗憾的是,平台们依旧还是赔钱。以爱奇艺为例,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营业成本为70.28亿元,其中内容成本达53亿元,占总收入的69.8%。据每日经济新闻6月3日报道,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曾介绍,内容成本主要来自两个方面,最大的内容预算是电视剧采购,其次是网剧和节目的制作。目前,爱奇艺版权内容成本在总内容成本中占比约七成。

龚宇此前透露:“版权剧价格高昂,版权剧一集采购价格两百万元起,独播剧价格可能高达六百万元至八百万元一集。”部分头部影视剧单集版权费用,更是高达上千万元。优酷、腾讯也是差不多的情况。

凤凰网娱乐“凤娱指数”2021年度榜单提名。

凤凰网娱乐“凤娱指数”2021年度榜单提名。

即使偶尔有了爆款剧,消费者在平台上开会员,等剧追完了,就关了会员。因为他们知道,这种质量好的爆款剧太少,持续开着会员不划算。这样,平台的用户就缺少黏性,盈利起来自然难。

所以就不难理解,《经济日报》12日报道的数据:国内长视频头部平台“爱优腾”(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)在十年间已经烧光1000多亿元人民币。

特别是爱奇艺在2018、2019、2020年就分别依次巨亏91亿元、103亿元、70亿元,至今不到四年间,爱奇艺已经巨亏308亿元。但爱奇艺的经营困境并不是孤立事件。

作为执掌优酷两年的长视频网站掌门人,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、阿里文娱总裁、优酷总裁樊路远6月3日连连感叹:“难,长视频行业太难了。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,但我们三家(指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)什么时候能盈利?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,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。”

樊路远所言的“生存环境”,是指当下长短视频间的矛盾升级。

短视频抢占用户时间,爱优腾日子更煎熬

短视频发展速度之快已经肉眼可见,据6月2日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,我国网民规模为9.89亿,而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.44亿。短视频依然增长迅猛:用户规模达到8.73亿,截至去年12月的数据显示,日均使用时长达到120分钟,截至今年3月达到了125分钟。除了用户规模,短视频的拉新力度同样惊人。从去年6月到去年12月新增网民4915万。新网民中,20.4%的人第一次上网时使用的就是短视频应用,仅有4.5%的人第一次上网是“看电影、电视剧、综艺等”。

短视频抢占了用户的娱乐时间,也等于争夺了广告份额。

今年4月9日,“爱优腾芒”等长视频平台以及其他影视传媒单位共同发布联合声明,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、保护版权,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、切条、搬运、传播等侵权行为。矛头直指抖音、快手等平台以及这些平台上的内容创作者们。

“反对侵权不是反对短视频的发展。网络视听行业怎样走得更稳健,就看对盗版侵权规则如何制定。”樊路远说。

12月15日,爱奇艺宣布于12月16日上涨黄金VIP会员订阅价格,上次爱奇艺涨价还是在2020年的11月,今年再次涨价凸显“爱优腾”这类长视频网站,真的开始急了。

针对长视频长远的发展,经济日报12日评论称,内忧外患下,长视频要生存下去迫切需要“回血”。但如果只盯着眼前得失,急功近利,恐怕只会适得其反。曾经,某些长视频平台的超前点播政策虽然带来了短期经济效益,但也引起大量用户反感。前不久,个别长视频平台的选秀节目因价值导向出现问题被责令暂停,教训也较为深刻。

纵观世界,能够盈利的长视频平台奈飞(Netflix),凭借“出品即精品”的口碑赢得大量用户的赞许。再看国内,芒果TV依靠优秀制作团队和创新能力,源源不断产出爆款自制内容,成为国内首个盈利的长视频平台。“爱优腾”们应明白,突围没有捷径可走,无论是会员服务、广告投放还是其他拓展业务,核心都是围绕优质内容做文章。